草酸盐溶液-弧长两万里

一条友好的咸鱼。
目前社畜中(´ . _ . `)
基本都是刀剑乙女向
偶尔发病摸鱼hhhh

请问您需要审神者代理吗?

·女审神者,有名字,大概是被婶(然而不知道男主角什么时候上线)

·语文很差,废话流,第一人称注意,ooc请见谅

 

1.

 

“额,奈奈殿下……奈奈殿下?”

 

  本来望着甜点出神的我被有些无奈的声音唤回了现实。水蓝色头发的付丧神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我,他的眼睛是蜜色的,蜜色,蜂蜜……蜂蜜蛋糕。我又把视线挪回到了刚才一直注视着的东西——桌上的蜂蜜蛋糕上。

 

  软软的,甜甜的蜂蜜蛋糕,然而这大概是本丸的家长们为短刀们准备的甜点,我想我是不应该碰的。

 

  可是,好想吃。

 

  或许是我盯着那些蛋糕的眼神太过饥渴,路过的一期才看不下去了。

 

“蛋糕有很多,大家一起吃怎么样?主殿也说了要分给您一些,弟弟们吃太多甜食也不太好。”

 

  这是何等的善解人意啊。主动发出邀请,甚至还为我想出两个理由来,虽然那位主殿可能只是随口一提,虽然我不知道对于付丧神来说吃太多甜食是不是也会有蛀牙。

 

“你确定吗?要是叫我一起的话搞不好其他人就没得吃了。”

 

  这并不是谦虚,我的食量不是一般人能比,尤其是吃甜食的时候。一期愣了一下然后“噗”的笑了,本丸的王子殿下用手象征性的遮了一下嘴巴,摆了摆手说:“非常抱歉,这个不用担心,主殿真的寄来了很多,相当多,多到大家有点烦恼了。”

 

  他端着放蛋糕的盘子站起身来,示意我一起,这是要转移阵地了吗?

 

“主殿告诉我们,虽然您乍一看上去是有点严肃、脾气不大好的人,但是相处下来其实很有趣,现在我明白为什么了。这点您和她倒是有点像呢。”

 

  我跟在他后面在廊下穿行,时不时和路过的其他人打个招呼,顺带邀请他们有时间也去茶室那边休息,这期间他说出了对我的印象。

 

  什么叫有点严肃,脾气不大好,请用高冷形容我好吗,不,我才不高冷,我明明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一期一振这个人真是不得了,用着敬语说出了这种话,虽然是转述别人的评价吧。还有十四这货就不能背后说我点好话吗,明明自己才长了张不友善的脸。

 

  但是多亏她我可以吃上好吃的蛋糕,暂时原谅了。

 

“我只是面部肌肉有点失灵,不要介意。”随口扯了个谎,我无视了一期“诶诶真的吗?怎么回事”的表情。

 

  等我们到达目的地,面对可以用小山来形容的箱子时,我才知道那个“多到大家有点烦恼”的形容并不是夸张的手法。这人搞什么,把自己家的付丧神当猪养吗?不不不这样说对他们有点失礼了。可是这也有点太多了,就算以我的战斗力也要吃上个好几天吧。

 

“所以,就是这样,请您不用客气,主殿说过您很爱吃甜食来着。”一期一振在其他人此起彼伏的“居然有这么多!”“主人其实是开蛋糕店的吗?”“原来她说自己有钱是真的啊”“这可真是吓到我了”的背景音中回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愣愣的点了点头,感觉这次来对了。

 

  因为人太多,地点再次转移了,浩浩荡荡一群人干脆跑到了大广间。事实上不只有蜂蜜蛋糕,我面对着各色的甜点,一边烦恼着先吃什么,一边感慨幸福就是如此简单。付丧神们也围坐在一起吃吃喝喝,酒鬼们掏出酒坛来被呵斥了不要大白天就喝酒,然后嘻嘻哈哈的拽着教育者也坐下来给他灌酒。

 

“喂你们不要趁着主不在就这样啊!”

 

“诶~明明小十四在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嘛啊哈哈。”

 

  我不停往嘴里塞着面前的蛋糕,试图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然而好像失败了。

 

“那个,您需要水吗?吃那么快说不定会噎到的……”

 

  我把嘴里的东西咽下肚,接过了递来的水,秋田啊,真是个好孩子。

 

“谢谢,虽然我觉得应该不会。”

 

  粉毛的短刀似乎是很开心我接受了他的水的样子,露出灿烂的笑容:“不客气!主君走之前说了,让我们好好照顾您,所以有什么事情请尽管说。”

 

  太阳啊,这货到底对她家的刀们都说了什么,我看上去难道像是那么不可靠的代理人吗?

 

  尽管已经有了骂街的冲动,然而眼前的小短刀笑容太过耀眼,我开不了口,只好伸手摸了摸他的头,然后在心中决定等她回来之后跟她好好谈谈,去手合场。

 

  不过可能我看上去确实像是个不高兴的弱不禁风的小姑娘(某些人对我的第一印象),毕竟我的灵力令人发指的低,低到招人如传销的政府甚至不愿意让我成为审神者的程度。

 

  因为即使让我成为“审神者”,也是徒有其名的审神者而已——我连召唤一把初始刀的灵力水平都没有,最多维持一名已经召唤的付丧神的存在而已。

 

  如果做一个可能不大形象的比喻的话,我的灵力就好像雨后路边的水坑,而这个本丸的审神者的灵力就像苏必利尔湖——好吧,我承认这么说夸张了。但是真的是人比人气死人,我作为审神者的“天赋”就是这么差。

 

  然而我当然不是战五渣,不然她也不会安心的把这里丢给我。虽然我做为审神者的天赋很差,但是作为打手的天赋就非同一般了。

 

  听上去可能有点扯,其实我算是个吸血鬼来着。

 

  说真的,我不喜欢对别人说这个。并不是因为什么有特殊原因要隐藏身份,或者不想透露不为人知的过往之类的,原因很简单——听上去太中二了。

 

  真的,太他娘的中二了。

 

  吸血鬼这种东西被不知道多少中二少年当做自己的秘密身份,还有什么达克弗雷姆马斯他等等一起。吸血鬼做错了什么,放过吸血鬼好吗拜托了。

 

  至于只是“算是”,是因为我是人造的。

 

  对吸血鬼的力量充满憧憬的脑子缺弦研究者们追寻着或真或假的传说和记录,所创造,或者说改造出的“吸血鬼”——那就是我。

 

  换句话说,我是吸血鬼的仿品。可喜可贺,可喜可贺。我不讨厌阳光,也不惧怕十字架,不吃大蒜是因为觉得不好吃,虽然觉得血好喝但是不喝也不会死,多吃点其他的东西就好了,实在不行去医院搞点血包就好。而另一方面,虽然我没见过真正的吸血鬼什么样,但是我的战斗力确实挺高的,以至于创造了我的垃圾们控制不了我,早早的入土为安了。

 

  所以,让我来这里当保镖,其实是很合适的,虽然我不能锻刀什么的,但是我可以手撕溯行军啊。

 

“哈哈哈哈哈,果然小姑娘也很有趣啊。”

 

  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得我一哆嗦,蛋糕差点掉了。难道我有什么光环吗,为什么思考人生都会被注意到。

 

“虽然不知道你刚才在想什么,但是表情变化的真厉害啊。”

 

  好嘛,有趣就有趣,三千岁你能不能不要突然说话还哈哈哈哈哈啊。三日月宗近这位最美天五,不说话的时候真的美如画,看上去像远在天边的神仙一样,然而一张嘴就变成近在榻榻米上的老爷爷了,尤其是这个本丸的这位。

 

  不如说,这里整体都是一股悠哉的气息,虽然在官方,审神者和付丧神可以说是主仆的关系,然而实际上两者的相处方式可以说千姿百态,十四那家伙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的,却相当努力的把这个本丸从支离破碎的边缘拉了回来,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我只是在想,为什么十四这货这么有钱我好羡慕哦可是她有钱所以我才能工作还有蛋糕吃虽然有点开心但是那家伙叫我‘老七’的欠扁样子又有点不爽,而已。”

 

  几乎不带喘气的说完了一串话,我无视了身边的三千岁“哈哈哈”的魔性笑声继续奋战。

 

  其实这次的工作真的很赚了,老熟人少了很多麻烦,不担心酬劳还好吃好喝好相处,对于奔波于各种本丸,专门做“审神者代理”的我来说,是相当好的顾客。

 

  明明是个吸血鬼,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

 

  这种问题也不是没有被问过,一是因为这么多年来东奔西跑,我很累了。早些年人类的活动区域没有那么广,胆子没那么大,信息化程度也没那么高,在一个地方住个几年,换个地方、改个名字就能再住几年。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总是出现在人前的话搞不好哪天我就出现在新闻上——“震惊!女子面容与几十年前人物几乎一致,是容貌相似还是本为一人?”,然后如果被人盯上就很麻烦了。

 

  生活艰难,生活艰难啊。所以知道有审神者这么个东西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然而人生总是充满大起大落,我居然不够格。

 

  从这个悲惨的事实中振奋起来花了我两个星期的时间,然后我决定了,去做代理,换句话说,给要出门的审神者看家。为了获得足够的信任,我甚至去找政府的人费很大力气说服了他们给我授权。一开始那些人死活都不同意,但是亲眼看见我把五花枪按在地上摩擦之后他们让我签了个契约就表示“我觉得可以”了。

 

  从那之后我就一直做着这样的工作,现在同行也不算多,毕竟战力高灵力低的人也不多见,但是“审神者代理”在审神者的圈子中倒是渐渐流传开了。当然,得到的评论也不都是善意的。

 

“丧家犬”——有人这么说过我。

 

  倒也没什么不对,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挺符合的。但是这种话,只能老子用来自嘲。于是我在万屋附近的集市上差点打爆一个不知死活的审神者的狗头之后,再也没有人敢当面这么说了。

 

   事实上,大多数老板的态度还是很好的,起码看上去很好,还会有这种给我白吃白喝还要照顾我的傻审神者和傻刀。

 

   说起来,我身边的刀密度原来有这么高吗?明明是坐在角落的,怎么感觉身边越来越挤了。

 

 “哇!吓到了吗?”白的晃眼的鹤丸国永突然窜了出来,我感觉自己眼皮一跳。

 

 “不好意思完全没有。”庆幸是我吧搞事王,如果是你家主君在这一定会赏你一个亲切的脑瓜崩。

 

   然而他完全没有气馁的样子,反而是好像受到了鼓舞一样。

 

“那在这期间一定要让你惊吓一次呢!感觉是个了不起的成就。”

 

  不不不请你放弃这个想法好吗我的心脏其实不太好,我感觉自己的面部肌肉有点抽搐。

 

“喂鹤丸!十四那家伙不是说了要好好照顾她的吗,你别欺负小孩子啊!”

 

  大包平原来你这么有正义感的啊,可是我不是小孩子啊大傻平。旁边坐着的喝茶丸看上去是不是太悠哉了点,嘴角上扬的弧度有点大啊,怎么十四不在你自己看大包平犯傻也这么开心的吗,管管你同乡好不好啊。

 

  我有点无力的趴在桌子上,药研藤四郎凑过来问我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摇了摇头。

 

  身边的付丧神们还是吵吵嚷嚷的,聚集的人太多,好像连周围的空气都温热了起来。

 

  歌仙兼定经常在晴朗的天气晒被子,晒过的被子很暖和,有点好闻。

 

  烛台切光忠做菜非常好吃,好吃到我第一次吃的时候吃了五碗饭把他吓到了。

 

  包丁藤四郎的包里永远都有糖果,虽然他说自己喜欢人妻,但是还是会分给我。

 

  加州清光有一抽屉还多的指甲油,他送了一瓶红色的给我涂,说这样才像吸血鬼。

 

  ……

 

  像这样在别人的本丸里工作的时候,偶尔我会想,如果,如果我能成为审神者,也有一个自己的本丸就好了。

 

  但是这大概是不可能的。

 

“奈奈啊~别只顾着吃甜点,陪我们聊聊天嘛!”

 

“我的工作里又没有陪聊这一项。”

 

“偶尔也放松一下怎么样?主君也会经常和我们聊天的哦。”

 

“……好吧,就当特别附赠的服务了。”

 

  没办法,谁让我是服务一流的审神者代理来着。

 

 

  —————————————————————————————————

二女儿奈奈上线了,想不到吧.jpg

十四的主线暂时画不动了,决定换个方向搞事x

人设可能会过一阵子画出来

其实感觉很虚,语文很差是真的(高考比身边的同学们低了十多分)

而且好像也完全没写过少女心的剧情……emmmm

希望没有错字,自从毕设之后就没写过这么多字了

 


评论(2)

热度(48)